• <b id="2srye"><i id="2srye"></i></b>
  • <big id="2srye"></big>
    <tt id="2srye"><acronym id="2srye"></acronym></tt> <table id="2srye"><acronym id="2srye"></acronym></table>
    <table id="2srye"><p id="2srye"></p></table>
  • <video id="2srye"></video>

    武昌区医调委介入失败,艾芬拒绝调解:还有很多人会跨进爱尔的大门

    2021-01-07 18:56:13

    时代周报记者 陈佳慧

    “医调委介入调解,根本没有这回事,是假的。”1月7日下午,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1月5日,网传武汉市武昌区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武昌区医调委”)介入调解艾芬“术后”右眼近乎失明事件。1月7日下午,武昌区医调委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回应:“我们咨询过艾芬,但是她当时没有同意调解,那我们的调解程序肯定是走不了的。”

    艾芬为何认定此事为“假”?“当时,武昌区医调委有一个工作人员给我打电话。他说爱尔的人打电话跟他说,武汉市卫健委通知爱尔来调解。我问他,有没有看到武汉市卫健委发的文件?他说没有。我说,那请你去跟爱尔医务科科长说一下,如果是武汉卫健委通知,应该有相关的文件说明,而不是嘴巴说的。我说麻烦把那个文件给我看一下。结果我没有看到任何东西,后来也没有下文了。”艾芬随后补充道,至于武汉市卫健委是否真的通知了爱尔医院进行调解,自己无法确定。

    2020年12月31日,艾芬在微博平台发布视频,指自己在接受爱尔眼科的白内障手术后,右眼视网膜脱落,近乎失明。艾芬认为自己右眼视力下降几近失明是由武汉爱尔眼科医院不恰当诊疗引起的。爱尔眼科则回应称,艾芬右眼视网膜脱离与本次白内障手术无直接关联。

    11.jpg

    艾芬的白内障术前眼科检查结果,由武汉中心医院出具。

    对爱尔眼科医院集团分别在1月2日、1月4日做出的回应以及发布的核查报告,艾芬此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爱尔的两份通告,我丝毫看不出任何认错的态度。不管是我跟他们私了,还是我去找律师打官司,最后的结论就是给我赔一部分钱,这件事就盖棺定论了,我不希望事情变成这样。”

    1月7日下午,武昌区医调委对时代周报记者称:“1月2日,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向我们提出申请,表示愿意配合调解,前提是双方都同意调解。目前艾芬没有同意,就没办法开始调解。”

    艾芬疑惑,1月2日是元旦假期,爱尔眼科医院为何能够联系上武昌区医调委?武昌区医调委对此解释:“因为爱尔眼科医院之前在我们这里做过调解,所以有我们主任的电话。”

    “我之所以要在微博上发声,就是希望所有的人都知道某些民营医院是如何在不规范的行为当中,让患者吃亏上当的。我希望曝光整个过程。”艾芬说,“我眼睛看不清楚,还要打那么多字,我其实很辛苦,我知道要休息。也知道会被水军攻击——把我说成医闹,但是我觉得这些事情我不站出来,有谁能站出来说?没有人,没有第二个人能站出来说了。我希望用我的力量让这个局面有所改变,这才是我的目的。”

    src=http___inews_gtimg_com_newsapp_bt_0_11471823401_641_jpg&refer=http___inews_gtimg.jpg

    不愿接受调解,也不想请律师维权,艾芬坚持以公开发声的方式,试图让爱尔眼科医院认错。“接下来,我要一条一条慢慢分析他们错在哪里,我希望最后的结果是他们站出来公开承认错误。不是对我一个人承认错误,只对我承认错误有什么意义呢?我这辈子也不会跨进他们医院的大门,但是跨进他们医院大门的,还有很多老百姓。”

    “我希望私营医院以盈利为目的的经营模式能够有所改变,这才是我的愿望。至少让他们有所收敛,不能肆无忌惮。”艾芬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
    四房影院无需下载